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957|回复: 22

王维《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茱萸是吴茱萸

[复制链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7-10-28 09: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王维《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茱萸是吴茱萸

28482653_1384036438515_1024x1024it.jpg 28482652_1384036436694_1024x1024it.jpg
《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
王维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
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

这首诗写出了游子思乡怀亲。诗人一开头便紧急切题,写异乡异土生活的孤独凄然,因而时时怀乡思人,遇到佳节良辰,思念倍加。接着诗一跃而写远在家乡的兄弟,按照重阳的风俗而登高时,也在怀念自己。诗意反复跳跃,含蓄深沉,既朴素自然,又曲折有致。“每逢佳节倍思亲”千百年来,成为游子思念的名言,打动多少游子离人之心。

作者简介
王维,字摩诘,河东人。工书画,与弟缙俱有俊才。开元九年,进士擢第,调太乐丞。坐累为济州司仓参,历右拾遗、监察御史、左补阙、库部郎中,拜吏部郎中。天宝末,为给事中。安禄山陷两都,维为贼所得,服药阳喑,拘于菩提寺。禄山宴凝碧池,维潜赋诗悲悼,闻于行在。贼平,陷贼官三等定罪,特原之,责授太子中允,迁中庶子、中书舍人。复拜给事中,转尚书右丞。维以诗名盛于开元、天宝间,宁薛诸王附马豪贵之门,无不拂席迎之。得宋之问辋川别墅,山水绝胜,与道友裴迪,浮舟往来,弹琴赋诗,啸咏终日。笃于奉佛,晚年长斋禅诵。一日,忽索笔作书数纸,别弟缙及平生亲故,舍笔而卒。赠秘书监。


说到农历九月初九的重阳节,很多人大概会想起唐代诗人王维那首著名的七言绝句《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短短四句28个字,说出了唐代重阳节的三种节俗:登高,身佩茱萸,与亲人团聚。除此之外,唐代重阳节还有佩戴菊花、饮菊花酒等习俗,在其他唐诗中也多有提及,比如孟浩然《过故人庄》的最后两句就是“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茱萸和菊花因此成了象征着重阳节的两大植物。


在传世文献中,最早记载“茱萸”之名的是据推定成书于西汉末年至东汉初年的《神农本草经》。原书在宋代以后已亡佚,如今只有后世学者从引用该书的著作中摘出引文编排而成的辑本。按照现在流行的辑本,《神农本草经》中已有“吴茱萸”和“山茱萸”两味药,均列为“中品”。然而,有人发现宋代类书《太平御览》在引用该书对吴茱萸的介绍时没有“吴”字,怀疑原书恐怕只是管这味药叫“茱萸”,“吴”字是后人加上去的。

经过现代植物学家的考证,今天学界的共识是,山茱萸指的是山茱萸科植物山茱萸(Cornus officinalis),其枝叶和果实都没有气味。至少自李时珍以后,吴茱萸指的是芸香科植物吴茱萸(Tetradium ruticarpum,有的文献也用其异名Euodia ruticarpa或拼写错误的“Evodia rutaecarpa”),食茱萸指的则是芸香科另一种植物椿叶花椒(Zanthoxylum ailanthoides),它们的枝叶和果实都有浓烈的气味(至于是香是臭,随各人的感受不同而不同),特别是果实,入口极辛辣。至于李时珍之前的吴茱萸和食茱萸的关系,则没有定论。在我看来,古人最早很可能并不严格分辨吴茱萸和食茱萸,都用“茱萸”来称呼,只是入药的时候以吴茱萸为多,做调料的时候以食茱萸(欓子)为多罢了。

在今天,以“茱萸”为名的植物除了上述吴茱萸、山茱萸、食茱萸之外,还有蜜茱萸、草茱萸、单室茱萸等,但这三者都是现代植物学家起的名字。蜜茱萸属(Melicope)因为和吴茱萸属(Tetradium)近缘、同属芸香科而得名;单室茱萸属(Mastixia)则因为和山茱萸属(Cornus)近缘,同属山茱萸科而得名。


为什么学界认为包括王维在内的唐代人在重阳节佩戴的茱萸是吴茱萸呢?因为只要考察一下佩戴茱萸的节俗的起源,就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

西晋有一位著名的政治人物叫周处(就是那位“除三害”的猛少年),曾经著有一部记述地方民俗的《风土记》。虽然此书在后世和《神农本草经》一样不幸亡佚,但靠着后人的辑本,它至今仍然是中国民俗史研究的基本参考文献之一。就是这部书明确记载:“俗尚九月九日谓上九,茱萸气烈,熟色赤,可折其房以插头,云辟恶气而御初寒。”由此可见,重阳节所佩之茱萸是有强烈气味的吴茱萸,而不可能是没有气味的山茱萸。我们甚至可以进一步确定,古人所佩的吴茱萸就是今天植物学上的吴茱萸,而不太可能是枝条上都是刺、容易扎伤人的食茱萸(椿叶花椒)。


事实上,古人用于“辟恶气”的很多植物如佩兰、艾、菖蒲、苍术等都是有浓烈气味的植物,这可以说是中国民俗的常识。如果非要说重阳节佩戴的是没有气味的山茱萸,而不是有浓烈气味的吴茱萸,对于研究民俗史的学者来说未免有些不可思议。不仅如此,因为重阳节的月数和日数都是九,而九在阴阳学说里是“至阳之数”,所以从汉代开始,受阴阳学说的影响,古人认为九月九日阳气太盛,阴阳失调,是凶日,需要辟邪,这正是推动重阳节佩戴茱萸的节俗发展的主要原因之一。

与此类似的是五月初五的端午节。因为它与夏至日接近,夏至后昼长渐短,古人认为阴气开始滋生,为不祥之兆,所以端午节也是凶日,需要用香草辟邪。《风土记》又记载西晋民间在端午节“以艾为虎形,或剪裁为小虎,帖以艾叶,内人争相载之;以后更加菖蒲,或作人形,或削剑状,名为‘蒲剑’,以驱邪却鬼”。直到今天,端午节在家门口悬挂艾和菖蒲仍然是中国南北兴盛不衰的节俗,可见这种用香草辟邪的民俗影响之深。


考虑到这些背景,唐朝人在重阳节佩戴的茱萸是吴茱萸基本可以视为定论。除非有特别强的证据,否则我认为这个结论是很难推翻的。遗憾的是,目前我见到的试图反驳这个定论的说法,无一能充分占有前人的材料,对上述论述全都不置一词。

王维: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吴兆基.mp3 (556.17 KB, 下载次数: 15)

评分

参与人数 2金币 +40 威望 +20 贡献 +40 魅力 +20 文采 +20 活力 +40 收起 理由
方贤益 + 20 + 20 + 20 很给力!
whgzh + 20 + 20 + 20 + 20 + 20 + 20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7-10-28 09:1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7-10-28 09:1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8 10:5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顶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8 10:5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顶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47.1%

发表于 2017-10-28 14:5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7-10-29 00:1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7-10-29 11:5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章,好研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7-10-29 15:5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7-10-29 21:5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7-11-4 20:0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7-11-5 09:4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7-11-5 19:2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7-11-6 09:59 | 显示全部楼层
2,精彩拍摄,精彩画面,十分欣赏,为你点赞!副本.gif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7-11-6 09:59 | 显示全部楼层
2为正能量点赞!-2副本.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GMT+8, 2018-1-21 16:44 , Processed in 0.120312 second(s), 28 queries .

本网内容均为网友发表,非本站观点,投诉删帖请点击联系 QQ客服

皖公网安备 34020702000002号 工信部 皖ICP备12018997号

Copyright © 2008-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